老年人之家网

 找回密码
 注册会员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314|回复: 18

[原创] 长篇小说连载 湖广填四川(二十八)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7-10 17:09:2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会员

x
第二十八章
涂成杀了州官,烧了州府,就在人们幸灾乐祸看热闹之时,他仨便神不知鬼不觉,轻而易举地逃之夭夭。不久,在城边上碰上了接应的武进,在垭口处便追上了邹明他们。美娃递给每人两只馒头,“饿了吧,吃慢点,就这点吃的了。”
“快把血衣换下来一把火烧了,快!”涂成边招呼大家边脱下衣裳丢在了地上。黑暗中几个人摸索着换下衣裳点燃了,大家就着火光吃完馒头,脏衣裳也化成了灰烬,然后离开了垭口。
一路上黑灯瞎火的,也不知到了哪里,在一座山下,传来了犬吠的声音。他们寻声而去,一座四合大院出现在山坳里。涂成说道:“大户人家多跟官府有瓜葛,咱们走,不要招惹他们。”大家自然听从涂成劝告,又向前走去。
道路突然转向了个弯,三更天了,又饥又渴又冷。在江边里停着一只乌蓬小船,涂成喊了两声:“船家!船家!”却没人答应。于是他上船去,船上果真没有住人。“快上船,就住这里了,天亮就走!”
精疲力尽的人们,倒头便睡了过去。而涂成是心中有事之人,他既要防着官府的兵马追来;又要保护大家的安危,怎么都睡不着。其实,还有个人也没有睡着,他就是邓绍禄。邓绍禄想的是邓家两家两大帮子人,现在就剩他父子俩,而且邓洁才十二岁,“杀狗官虽也痛快,要是我再有点闪失,儿子咋办?”辗转反侧越睡越兴奋,他干脆不睡了,爬将起来却看见涂成坐在船头上吸旱烟,便和涂成说起话的来。
涂成磕掉烟灰,“还早,咋不多睡会儿?”
邓绍禄:“船小摇晃得厉害不好睡,你不也没歇着吗?五更天了,也该叫醒他们走啦。”两人正说着话,却听见岸上那间草棚里有人也在说话,而且还是一男一女的声音。
男人:“我都睡了几个时辰啦你才来,该不是拿那个老家伙把你整晕了还是连……”
女人:“天杀的,你我再不私奔,迟早要叫他看出来的,那个时候可不是好玩的,你是不知道陆家家法多凶狠。要割你卵子的!”
男人:“怕个球!老子哪天一刀捅了他你信不信?再说了,我俩走了我那个婆娘咋办?她跟我生了一双儿女。你呢?蛋都不会下一个!我又不像你,你不来,老子还有个婆娘。那个老不死的东西不来你那里,你干着急,啥都摸不着。他五个婆娘,忙都忙不过来。你闲得打秋风,我才不跟你跑呢!”
“是你霸着我了嘛,我才不跟他睡觉的。要不,你有本事就不来了,让老娘生儿子给你看看!”
“看个屁,老子天天过来和你睡觉都有一年多了,你生出个儿子来啦?生一个出来让老子看看!”两人打情骂俏一个不服一个,那草棚却吱吱嘎嘎地响个没完……
“这对狗男女!看来这船是那男人用来偷情的。咋办?”邓绍绿把嘴贴近涂成耳旁轻声说道。
“把他们轻声叫醒,悄悄下船躲到那上面大石头后面去,快!”涂成说完下了船,站在路边以防万一。不一会儿,人都下来完了,涂成走到船头一看,那拴船用的不是锚,而是一根绳子拴在一棵木桩上。他拔起桩来,又轻轻地往下栽进沙里一半,就追他们去了。
那对男女在草棚里做完了那事,女人说天色不早了要回去。而那男人却不干,还要来一回。这时,船儿随风浪浪起浪落,桩已拔起,船便离岸而去。待那男人出来,船已顺水向长江下游冲去。涂成一伙说说笑笑沿溪沟河湾走了一里多地才绕过那个弯,再一看前面,恐怕还要一里把来路,才绕到长江边上的大路上。这是一条大溪沟形成的特殊路段。看来那男人就住在那江边的山嘴上,他不想绕路,一撑船便过河了,好不快活。
到了山边嘴嘴上,天已大亮。路边确有一间明三暗五的瓦房,可能就是那个偷情男人的家了。大家见着房屋,便都歇在屋前不大的院坝里。涂成正待叫门,房屋女人开门了。“大嫂,借贵地一用,能卖点大米给我们吗?不会麻烦你们的,我们有锅碗自己捡柴煮饭。”涂成向那女子说明了来意。
那女子见过太多填川之人和逃难的人,只说了句,“要多少?”涂成,“要五升。”
“两百文,拿口袋来。”女子干净利落,涂成钱还没数清,女子的五升大米口袋便放到了涂成面前。
自从在玉泉山下集市吃过那顿自家饭后,涂成便叫以后就一口锅里吃饭,伙食钱平摊,为的是省时省力。后来坐船包伙食,基本不做饭了。今天刚到地,美虾和邓洁这对小伴,垒了三个石头便是灶,支好锅倒进水便点火煮饭。这时美娃的水已烧涨了,接过米来便倒了半升在锅里。邬氏荷花又抱了大抱柴草,就等饭熟吃饭。
这时,一个男人气鼓鼓地回来了。可能是他见的太多;还是昨夜整累了;或者船没啦给气的;也不和大家打个招呼,便进屋去了。那女子闻见饭香,站在阶沿上说道:“要菜不?腊肉鸡肉狗肉牛肉羊肉样样有。咸鱼鲜鱼干鱼、青菜蒜苗咸菜疙瘩也都有!”
这可让涂成没有想到,立即答应要了四斤腊肉,一碗咸菜疙瘩。他正想说腊肉要煮多长时间太耽误走路了,没想到那女子端了一大盆煮熟了的腊肉,叫拿家伙去装。
邬氐:“就借你的盆子装了,用后还盆。”那女子也不回应,拿过一个瓦盆便盛满了,说了声:“五十文。”收了钱人就不见了。大概是关照男人去了还是伺候孩子起居,没人知道。
吃饭时邹强说道:“太过瘾了,我是第一次见到这么便宜好吃的东西和想得这么周到的女人。”
涂成:“近山识鸟音,近水知鱼性。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天天都有过往客人,练出来的呗!”
吃过早饭,武进正要去归还碗盆,那女子像是掐算准了时刻,出现在了门前。涂成说了声:“谢谢,告辞了!”
那女子却问道:“不带点肉走吗?路上吃什么?离开这里那可要走好远才有得吃的哟!”
涂成一想也是,便说道:“弄五斤腊肉背着,肉汤还可以煮把野菜吃。”于是又买了五斤生腊肉带上,大家高高兴兴地上路了。
在路上邓绍禄说道:“那两口子也真是绝配,女人挣钱男人嫖。你们说,那女人图他什么?”
邹明:“船没有了,女人还要跟他挣船钱呢!我要是讨着这么个女人,我把她当菩萨供起来!”
邓绍禄:“哦,原来你也想当嫖客呀!”
“我才不嫖呢,我是要女人会挣钱,而且挣的是干净线!”
“小声点,有小娃儿少说些脏话。”邹强不准弟弟再说娃儿们不宜的话。
那女子没有说假话,涂成他们走到太阳偏西才见到一座山坳里有了人家。这让涂成很是纠结,投宿又嫌早了点;不投宿又怕错过机会。可是现在,情况是还要进村出村多走几里路。就在他们左右为难的时候,后面响起了马蹄声。大家紧张了下,涂成说:“大方点,跟无事人一样,他们来了站到路边去,见机行事。”
果真是官府的人马,他们来到面前,拿着通缉令一个人一个的对照画像。比对完了才问道:“见着三男两女过去没有?”
涂成摇摇头,“没有。只是昨夜我们捡了个便宜,住在河湾里岸边一间草棚里。早上起来走的时候见到几个人慌里慌张地上了停在岸边的一只乌蓬船,向长江南岸划过去了。”
“是不是三男两女!”
“天不是太亮,没看清楚。五个人没有错,几男几女没看清,有一个是肯定的,我听见一个女人的声音说‘脚崴了’。”
官府追了这么远,涂成们的说法是到目前为止,官府得到的最有价值的情报。那个头儿拿出一锭纹银交到涂成手里,“这是官府的赏钱。”说完打马往回赶去。
待听不见马蹄声了,涂成举着那锭银子仰天大笑。“看见了吗?天老爷赏赐咱们也,天都不容贪官污吏!我们杀那个贪官为民除害,杀对了!”
邓绍禄拍拍手拉住涂成说道:“大哥,小弟佩服得五体投地!你这一招不但把官府支到南边去解了跟踪我们的围;同时也帮那男人解了围。他的船不是没拴好浪跑了,而是被杀人犯抢了,他趁此报官,说不定官府还会补偿他呢。还有更妙的是,那只无人驾驶的小船,迟早都得翻船,船一翻,案犯都淹死了,官府揭了案,我们便永无后顾之忧啦!妙!妙不可言!妙不可言也!!”
涂成:“我也是急中生智,尽全力不要惹火烧身,哪知道还管用。这锭银子你和邹强拿去分了。”他把银子硬塞给了邓绍禄。邓绍禄又把它硬塞给了邹强。
邹强:“你不但是疏财仗义的好汉,还是我兄弟俩的救命恩人,再生父母!我跟你磕头了。”
涂成:“别别,我可经受不起,谁叫我们走到一起了呢?”他又拉过他哥俩说道:“出门在外,穷哥们不帮穷哥们,还帮谁呀?要磕头跟天老爷磕去!”
武进在那里傻笑了会儿,自言自语地说道:“我这么好看的一个帅哥,被他们画成了猛张飞,也太冤屈我了,还有个说理的地方没有?嗯!”说得大家捧腹大笑……经过这一阵周折,耽搁了时间,武进指着村庄,“干脆去那村庄投宿去,明天赶路如何?”
涂成:“好久没有这么高兴了,只要大家齐心协力,咱们会好起来的。走,今天该好好睡一觉了。”于是大家转向,朝着山边的村庄走去。来到沟底,邓洁见那黄角树从月亮石拱桥边长出来,硕大的树蒄伸出,像把伞罩住了半座桥。他拉住美虾的手就往桥上跑。突然从桥的对面过来两人,把邓洁架上就跑了……

评分

参与人数 4老年币 +20 收起 理由
芳草碧连天 + 5 才华横溢!
远去的背影 + 5 才华横溢!
九头牛 + 5 才华横溢!
吴焱金 + 5 才华横溢!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8-7-10 17:35:2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吴焱金 于 2018-7-10 17:37 编辑

写的好生动,似乎作者也是当事人!


评分

参与人数 1老年币 +5 收起 理由
龙溪山人 + 5 很给力!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18-7-10 18:13:28 | 显示全部楼层
吴焱金 发表于 2018-7-10 17:35
写的好生动,似乎作者也是当事人!

承蒙吴老抬爱,褒奖。谢谢!
发表于 2018-7-10 19:19:24 | 显示全部楼层
龙溪山人 发表于 2018-7-10 18:13
承蒙吴老抬爱,褒奖。谢谢!



发表于 2018-7-10 20:20:37 | 显示全部楼层


评分

参与人数 1老年币 +5 收起 理由
龙溪山人 + 5 很给力!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8-7-10 22:18:2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远去的背影 于 2018-7-10 22:20 编辑

    老师写得人物生动,性格细腻,点赞。
    当读到“涂成一伙说说笑笑沿溪沟河湾走了一里多地才绕过那个弯”处,一群值得同情的填川人,形象一下完满起来。他们何时何地都在发泄不满情绪——对官府是恨,对比他们优越的平民百姓是嫉妒和不满,对一路人是肝胆相照——活脱脱的江湖气节。
     结尾很好,勾起读下去的欲望。在什么都躁动的夏天我渴望下集闪亮问世。

评分

参与人数 1老年币 +5 收起 理由
龙溪山人 + 5 很给力!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评分

参与人数 1老年币 +5 收起 理由
九头牛 + 5 很给力!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远去的背影 发表于 2018-7-10 22:18
老师写得人物生动,性格细腻,点赞。
    当读到“涂成一伙说说笑笑沿溪沟河湾走了一里多地才绕过那个 ...

感谢远版的精彩点评。不过,对平民百姓他们从不嫉妒和不满。
 楼主|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佳作谈不上,过奖了。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抢走小孩邓洁的人,会不会是草棚子里的男人?
把他的船“放”了,他可能会猜到是涂成一行填川的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QQ|联系方式|老年人之家 ( 鲁ICP备10208947号 ) 老年人之家一个专业的老年人大型在线交流社区论坛。

GMT+8, 2018-7-18 07:26 , Processed in 0.035942 second(s), 22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